<code id="61616"></code><var id="61616"><rt id="61616"><small id="61616"></small></rt></var>
    <code id="61616"></code>

    <acronym id="61616"><form id="61616"></form></acronym>
  1. 首頁MYSTU Web 郵箱 友情鏈接李嘉誠基金會聯系我們English

    全站搜索

    快速通道


    【中國教育報】汕頭大學管軼團隊:“跟病毒賽跑,只有金牌沒有銀牌”
    2018-06-06 20:31

    【中國教育報】2018-06-04 7版

    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18-06/04/content_500441.htm?div=-1

    ?

    “跟病毒賽跑,只有金牌沒有銀牌,如果拿不到第一就是輸了。如果沒有在最窗口、最黃金的時段去控制好病毒,疫情可能就爆發開來了”。汕頭大學—香港大學聯合病毒學研究所管軼教授常常這樣告誡自己的團隊。

    ?

    管軼教授團隊與浙江大學、國家疾控中心等單位合作完成的“以防控人感染H7N9禽流感為代表的新發傳染病防治體系重大創新和技術突破”項目,獲得2017年度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項目的研究成果,顯著提升了我國在傳染病防治領域的國際影響力,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為解決世界新發傳染病難題提供了“中國方案”。

    ?

    突破瓶頸揭示病毒起源

    ?

    團隊在世界上首次發現H7N9在哺乳動物模型(雪貂)中具有空氣傳播特性,主要感染呼吸道,可以在肺部復制、致病并通過上呼吸道向外排毒。提供了迄今為止最系統的H7N9與MERS病毒進化與溯源分析。同時,為每年的全球大流感病毒疫苗篩選計劃,持續提供了最大量的禽流感病毒、基因與血清背景數據庫。

    ?

    “這標志著我們國家在新發傳染病上防控體系的成熟。團隊在世界上歷次重大新發傳染病的病原研究、溯源追蹤以及病毒的形成和出現過程中都有概念性的突破,這是長期努力的結果。”管軼教授介紹稱,團隊僅用兩個星期就完成了對H7N9病毒的致病性、感染性、傳播性等風險評估,在全球是最早完成的,超過了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為國家決策、疾控系統和世界衛生組織提供了非常寶貴的材料。

    ?

    2003年,管軼教授發現SARS冠狀病毒及其傳染源,幫助遏制了SARS的傳播及再爆發,并通過研究,在2007年指出蝙蝠是各種哺乳動物冠狀病毒的貯存宿主。他通過對東亞地區流感病毒的長期監測,在近年歷次禽流感及豬流感病毒爆發事件中,準確、及時地揭示了病毒的起源和進化途徑,指出家禽和野生動物市場在疫病形成及傳播中所起的作用,為亞洲乃至全世界的流感控制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

    抗擊H7N9與病毒賽跑

    ?

    2013年3月,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在上海和安徽兩地首次出現。病毒來勢兇猛,重癥患者病情發展十分迅速。汕頭大學科研團隊接到消息后立即進行分析,憑借多年的科研經驗,他對病毒的可能來源和動物宿主作出相關預測。4月,團隊派出三支分隊,分別前往山東、華東、廣東三地進行調研,用4天時間采集了幾千份標本,并從中提取分離出病毒,具體研究此次H7N9禽流感病毒的溯源、進化、致病性和傳播性。在此期間,團隊夜以繼日地工作,工作人員每天平均工作時長都在12小時以上。

    ?

    4月底,團隊完成H7N9病毒傳染性和致病性研究,明確指出H7N9病毒感染人的直接源頭是市場的家雞,可通過家雞的呼吸道對外傳播病毒,且傳播途徑為空氣傳播。根據此次研究成果,團隊建議關閉家禽市場,切斷各種禽鳥之間的接觸,人群不要靠近或接觸活禽,從源頭控制H7N9型病毒。

    ?

    國際援助建起信任橋梁

    ?

    汕頭大學—香港大學聯合病毒學研究所副所長朱華晨教授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前兩年柬埔寨剛剛爆發腸道病毒71型,當時當地政府完全沒有經驗,巴斯德研究所拿到病人的標本,但不知如何處理,于是聯絡到管軼教授團隊。“我們幫他們在3天之內把病毒測序出來,而且分析出這個病毒原來跟中國的手足口病非常接近,他們馬上利用這個結果并借鑒中國的治療經驗,很快就把疫情控制住了。”

    ?

    朱華晨教授表示,從事傳染病研究,最經常碰到的問題是在采集標本時,農場主、小攤小販,還有一些病人會有抵觸情緒,不愿意配合,需要對他們進行耐心的開導,跟他們講清楚為什么要做這樣的工作,需要很多溝通的技巧。“經過合作、溝通,他們就慢慢地理解和配合了。”朱教授說,團隊跟深圳的十幾家醫院都有聯系,一接到醫生或者醫院的電話,就會立即派出工作人員去現場采樣,并在24小時內把病毒檢驗報告送給當值的醫生,醫生馬上就可以按照這個結果去指導臨床工作。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后,信任在合作當中慢慢建立起來。

    ?

    2012年爆發中東呼吸道綜合征(MERS)。為了能進入沙特阿拉伯采集標本,團隊花了很多時間與當地政府及科研人員溝通,一直到2014年才成功取樣。2015年初夏,韓國也爆發了MERS疫情,正好團隊已收集了一年的標本,對這個病毒的來龍去脈有了基本的了解,把這個病毒的流行情況、變異和行為特點都解釋清楚了,不僅如此,他們還利用數據清晰地給出MERS病毒在中東如何一步一步變化的全景圖。在正式發表文章前,一些中東國家的民眾和當地官員都不愿承認駱駝是最主要的感染源頭,也不聽專家們的勸阻,仍然和駱駝親密接觸,導致疾病防控的任務非常繁重,且中東作為源頭,病毒控制不好,全世界都會受到影響。

    ?

    為此,管教授親自去了很多趟沙特阿拉伯,反復溝通,把全世界最完整的關于單峰駝MERS病毒的存在情況報告給沙特政府,最后終于說服沙特政府,并擔任國家顧問,每年給他們講解病毒的最新變化。從2016年開始,中東國家的MERS病人便急劇下降。朱教授說:“做傳染病研究最大的成就感就是看著受病毒感染的人不斷減少,我們更希望能防患于未然。當疾病還沒來得及傳染到人,就能留意到它的動向,提前給出預測,這是我們的責任。”

    ?

    病毒是非常“狡猾”的生命體,它一直跟人類共存,所以病毒防控的任務任何時候都會存在,都不能放松。“我們從事病毒研究,及時發現傳染病的源頭,對大規模控制疾病能起到決定性作用,就像救火一樣,要把源頭撲滅,所以我們的工作爭分奪秒。我們早一天知道病毒藏在哪里,就可以早一分鐘撲滅它的源頭。我們走在疾病爆發的前面,有的時候做得好,它甚至不會爆發。”管軼教授如是說。而今,他和他的團隊還在繼續著新發傳染病毒的研究,努力讓它對人類的損失減到最低。

     
    宅男福利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