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1616"></code><var id="61616"><rt id="61616"><small id="61616"></small></rt></var>
    <code id="61616"></code>

    <acronym id="61616"><form id="61616"></form></acronym>
  1. 首頁MYSTU Web 郵箱 友情鏈接李嘉誠基金會聯系我們English

    全站搜索

    汕大新聞

    快速通道


    《瞭望》新聞周刊深度報道汕頭大學和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
    2015-12-15 10:38

    ?

    編者按:12月4日,《瞭望》新聞周刊用三個版面發表了題為《移植國外創新體系的汕大嘗試——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籌建采訪記》的深度報道,從“為什么是‘以色列理工學院’?”、“汕大憑什么?”、“汕大+以色列理工學院=?”三個方面詳細闡述了以色列理工學院和汕頭大學合作創辦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的意義,以及汕頭大學近年來教育教學改革的嘗試與成效。文章由《瞭望》新聞周刊副總編輯潘燕、新華社廣東分社對外新聞部副主任詹奕嘉采寫。現將全文轉載如下:

    ?

    移植國外創新體系的汕大嘗試
    ?——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籌建采訪記

    ?

    作者: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潘燕 詹奕嘉

    ?

    國外成功的高校創新體系,能否通過合作辦學系統引進和本土化?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的未來之路,或為國家創新戰略提供一種新嘗試

    ?

    ?“這是一所很棒的大學。”談及以色列理工大學,汕頭大學執行校長顧佩華用了這個簡短而富感染力的句子。
      

    ?

    2015年12月16日,由“這所很棒的大學”與汕頭大學合辦的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將在汕頭舉辦建設啟動儀式。顧佩華說,在創新之國以色列,這所大學有“以色列的麻省理工”之稱,我們要在高教領域探索建立創新體系,引入這樣以創新創業著名的高水平合作者是一個嘗試。
      

    ?

    作為加拿大工程院院士、國內大學首位外籍執行校長,顧佩華從2005年起兼任汕大工學院院長、副校長,2011年被李嘉誠基金會感動和說服,離開加拿大卡爾加里大學優渥的教職任汕大執行校長,并從這一年起,協同基金會負責這個合作項目的具體談判。
      

    ?

    2013年9月,顧佩華代表汕大,在基金會主席李嘉誠、廣東省省長朱小丹的見證下,與以色列理工學院簽訂了合作辦學備忘錄。
      

    ?

    至今年4月9日,“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已獲教育部批復籌建。“如果一切順利,新學院將力爭于明年6月招生,新生8月中旬報到。”參與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籌備工作的曾銳還透露:“計劃最先開設的專業是化學工程,未來將覆蓋工學、理學、生命科學三個領域的十個專業,專業課程采用英語教學,初期師資將有三分之二來自以色列理工學院,未來則將保持三分之一的比例,其余面向全球招聘”。
      

    ?

    李嘉誠基金會1.3億美元的巨額捐資牽引和助推,廣東省、汕頭市9億元人民幣及623.45畝校園用地的鼎力支持,最終讓這所優秀的理工學院牽手汕大,花落廣東。

    ?

    為什么是“以色列理工學院”?
      

    ?

    “國內很多人不是太了解以色列理工學院,其實,它在國際上非常有名”。在辦公室接受《瞭望》新聞周刊采訪的顧佩華,談及這個合作外方很是看重:“2005年來汕大之前,我在卡爾加里大學機械與制造工程系做系主任,當時系里有個教授非常優秀,研究視野廣闊,會六門外語,胳膊摔傷了還在學波蘭語,其研究做得好,論文引用率也很高,他就畢業于以色列理工學院”。
      

    ?

    ?“這種情況并非個案。”顧佩華說,在美國工程學院的外籍院士中,來自以色列理工學院的人數位居第二。
     

    ?

    翻檢資料可知:以色列理工學院是一所奠基于1912年的研究型大學,愛因斯坦參與了學校的早期啟動。學院對以色列科技和創新體系貢獻巨大,目前以色列各高校中,70%的工科教師來自以色列理工學院;在目前逾600人的教師團隊中,有3人曾獲諾貝爾獎;其在太空工程、生物工程、生命醫學、水資源管理等多個領域,成績卓著。
      

    ?

    更重要的是,這所“以色列的麻省理工”具有優秀的創新基因:U盤的發明、被谷歌收購的WAZE導航、利用納米傳感器進行癌癥早期診斷,以及針對高位截癱患者的行走系統等激動人心的創新,都來自這所學校的校友。
      

    ?

    資料還顯示:近年在納斯達克上市的121家以色列科技企業中,有59家為以色列理工學院校友創辦;該校的畢業生中,有23%的人在其職業生涯中至少創辦過一家公司;麻省理工學院近期做的一項創新創業人才調查顯示,以色列理工學院排名居世界第六……
      

    ?

    這樣的創新成績,在以色列理工學院副校長保羅?費金看來,與“這是一所研究型大學”有關,“我們的很多教授一直活躍在科技前沿,能給學生提供最切實的創新創業指導。”
     

    ?

    ?“在生源壓力下,現在全球不少大學都在炒作,但這所學校卻一直以自己的低調,支撐著以色列的國家創新體系。”顧佩華說。
      

    ?

    “所以在2013年我們與其簽署合作辦學協議前,彭博資訊臺問我‘為什么你們選擇以色列理工學院合作,而不是麻省理工、不是斯坦福?’時,我的回答是:沒有麻省理工和斯坦福的美國可能還會是今天的美國,但沒有以色列理工學院的以色列,則很難想象是怎樣的。”
     

    ?

    以色列理工學院為以色列的經濟發展,以及成為一個創新型國家做出了重要貢獻。“優秀的理工類大學是一個國家競爭力的重要組成部分。”顧佩華認為,這正是合作辦學中要引進的關鍵所在。以色列1948年建國,與我們時間相仿,且歷經戰爭,但目前人均GDP已超過3.7萬美元。其充滿活力的教育體系,源源不斷地為國家輸送著創新人才和發展動能。“應當說,這樣一套體系恰恰是從制造向創造轉型的廣東經濟,乃至中國下一步發展都迫切需要的。”
      

    ?

    汕大憑什么?
      

    ?

    成立于1981年的汕大,是教育部、廣東省和李嘉誠基金會三方共建的綜合性大學,其建校之初,以國際化和充裕的資金保障而著稱——“汕大的老師領雙份工資”,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高校教師中口耳相傳的飯桌談資。
      

    ?

    隨著整個高校資金環境的多元化,近年高教界提及汕大,說得更多的是其持續的改革,以及國際化及充滿活力的運行機制。
      

    ?

    “汕大對自己的學生最好。”在汕大采訪時,幾乎每個被采訪者都發出了類似的感嘆。汕大長江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范東升告訴記者,因為對國際化與實踐的倡導,他們新聞學院每年都要派優秀的學生到境外采訪全球重要新聞事件,“最奢侈”的一次是2008年到美國三個月,期間發回了大量文字、圖片和視頻報道。他說,“其實也就花了幾十萬元,但對很多學生來說,收獲可能影響其終生。”
      

    ?

    汕大財務處處長鄒志波告訴本刊記者,有次顧校長問我,汕大是得到李嘉誠基金會資助的,為什么廣東有些高校的教職工工資漲得比我們還快,能不能找找原因?我們就對比調研了不同學校的支出結構,“最后發現,汕大是最舍得把錢花在學生身上的學校。”
      

    ?

    學校提供的材料顯示,目前汕大本科生在校四年間,有境外交流機會的學生占比達30%,而在下一步的“先進本科教育”中,這一指標將提高到至少每人1次。
      

    ?

    “這與李嘉誠先生的教育理念有關。”顧佩華說,李先生特別希望“汕大畢業生既能在世界各個角落參與競爭,又能找到回家的路”。
      

    ?

    顧佩華說他也非常認同這一理念。為打開學生的思維,他主導全校開設了“整合思維”必修課,并親自去給本科生上課;同時在全球廣攬英才,聘請優秀師資力量為本科生授課;舉辦有諾貝爾獎獲得者、劍橋大學校長、加州伯克利大學校長等優秀學者參與的“與大師同行”系列講座,讓學生們直接與優秀學人對話,學習他們的思考方式。
      

    ?

    汕大的師資在同類院校中也頗為不俗:目前有博士學位的教師占比55%,而全國211院校的平均比例是31%;有海外學習經歷的教師占比43.2%,直接聘用的外籍、港澳臺籍教師超過21%。
      

    ?

    “在我們汕大,改革是常態,不改才是不正常的。”采訪中,無論是每天幫我們對接采訪需求的汕大新聞中心主任余珊燕,還是協助籌建新學院的曾銳,都曾這樣說起。
      

    ?

    在汕大工學院采訪時,其“目標導向”教學改革給記者留下不一般的印象。“我們管這叫CDIO工程教育改革,即‘構思—設計—實現—運作’的英文縮寫。”汕大工學院副院長包能勝告訴記者:傳統的工科院系教學,就是跟著既有的課程設置走,至于為什么要學這些,老師和學生都想得不多。但時代和科技都在變,學生出去后解決問題的能力不強,也落后于科技發展,教育的效率很低。
      

    ?

    工學院基于此推行了“目標導向”改革:一是根據社會需要和教育大綱要求,對自己的人才培養目標進行清晰描述;二是將支撐這一目標的理論和知識點進行整理分析,并在現有師資中做專業分配。
      

    ?

    這兩項改革實行下來,“我們才發現,原來以往教學中竟有那么多知識點是被不同專業的老師重復講授的。通過合并‘同類項’,機械系原來220~240個學分的課程安排,壓縮到了160個學分,內容一點沒減少,學生減少了無謂的課堂重復。”包能勝說。
      

    ?

    更重要是改革的第三步,即“以工程項目為載體,以小組為單位完成畢業設計,以此整合理論和實踐知識,培養工科學生的主動學習和動手動腦能力”。
      

    ?

    包能勝帶記者參觀了學生們琳瑯滿目的畢業設計和參賽獲獎作品。他告訴記者:學生們動手完成這些設計的過程,就是一個整合已有知識、補充新技能的過程,“這樣的主動學習,就是我們設計這套教育改革的初衷。”
      

    ?

    最新人才市場的反饋,也印證了這一輪五年“目標導向”改革的成效:目前汕大工學院畢業生的就業率高達98%,其中80%分布在珠三角;畢業薪酬比廣東省工科畢業生平均薪酬高10%。
      

    ?

    專業學習之外,汕大也重視拓展人的素質和社會協同能力,學校借鑒歐美高校實行的“住宿學院”制改革,便是在這方面的成功嘗試。
      

    ?

    在汕大,新生想要住進“至誠書院”并不容易,作為目前學校唯一的住宿學院試點,每年9月能搬進“至誠書院”的新生,都是從眾多申請者中抽簽出來的幸運者。
      

    ?

    實行“住宿學院”制,訴求點有二:一是可打破傳統的“按年級、院系分配住宿”的慣例,通過“不同年級不同專業”的學生混住,打通文理科局限,有助于學生拓展思維和交往圈層;二是營造多層級的住宿書院社區及學生自治體系,通過豐富的社區活動,拓展學生素質,鍛煉組織協同能力,提高學生對社會的整體適應性。
       

    ?

    “我們書院90%的活動都是學生自己組織的,導師們主要是在需要時幫助協調一下。”至誠書院副院長陳文濱告訴記者,目前至誠書院一共住了本科四個年級1006人。“經過7年的摸索已具備全校推廣條件,目前三座拔地而起的新書院已近封頂,意味著將再有超過3000名本科生,可以加入到住宿學院的豐富生活中來。”
      

    ?

    汕大的“陽光財務”改革也頗具特色,其最主要核心內容是,由教授組成的預算委員會來決定預算,而不是校長或某一個人說了算。經過十幾年的探索磨合,目前已形成比較成熟的“院系上報預算—教授委員會審核—全面上網公開—嚴格落實執行”的預算及執行體制,“經得起全校教師、學生直達校長的當面質疑。”
      

    ?

    針對高校教師考核評價體系的“年薪制”改革也已在路上。“汕大不想用發表多少論文來簡單量化教師的學術水平,也不想用課時費來為教師的付出作簡單定價。”顧佩華說:“我們要探索更符合汕大教學科研特點的評價體系,通過年薪制、全球聘任、終身制等探索,讓那些真正具有國際化視野、學術能力和熱愛教育事業的學者,能安心于汕大。”
      

    ?

    正是這種持續推進、反復調試的常態化改革,令偏居于粵東的汕大能“離世界更近”:一本錄取線持續上揚,畢業生總體滿意度、非失業率等多項指標超過全國211院校平均水平,2015年還入選了“泰晤士高教教育世界大學800強”榜單,成為榜單上中國大學中唯一的“80后”。
      

    ?

    顧佩華說自己高興地發現,現在有不少學生是汕大校友推薦報考的,“能把自己體會過的學校推薦給親朋好友,意味著我們的教育理念得到了學生的真心認同”。
      

    ?

    汕大+以色列理工學院=?
      

    ?

    之所以講這么多“汕大改革”的故事,是因為對于即將成立的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而言,這些都是其下一步探索合作辦學所置身的“軟硬件系統”。
      

    ?

    11月4日以色列理工學院副校長保羅?費金到訪汕大,在向媒體談及“為什么選擇汕大”時說:“因為汕大是一所比較認同改革的學校,可以創造很多新的東西,這對以色列理工學院有吸引力。”
      

    ?

    保羅?費金同時還提到了另外三個原因:汕大所在的廣東是經濟強省,在中國有巨大的經濟影響力;汕頭市的發展還有很多空白點可以開拓;李嘉誠先生的慷慨,“他鼓勵我們來汕頭”。
      

    ?

    所以接下來要演繹的,是“一個深具創新基因的老牌理工學院,與一個不斷改革進取的年輕的綜合性大學,在一個并不富裕但充滿可能性的城市,如何建立本土教育創新體系,并為汕頭、廣東乃至整個中國做點什么的故事”。
      

    ?

    以色列人似乎很喜歡小而美。在描述新學院愿景時,保羅?費金說,“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將是一所以質取勝的研究型大學,致力于培養頂尖的工程師;未來在校生包括本科和研究生的規模將達到5000名;希望能在環境、能源、人類健康等領域發揮影響力。”
      

    ?

    藍圖不見得多么宏大,卻很務實。
      

    ?

    記者采訪時曾問過顧佩華校長:“汕大在改革上的一些做法不能向國內高校推廣嗎?”“有些東西現在可能還沒法推廣的,校長一任只4~5年,而汕大的很多改革,一輪試驗下來就要5年,比如2005年推進的CDIO,2010年才有第一批畢業生出來。5年后才能看到成效,哪個校長等得了?還是蓋樓、擴招、引師資更快吧。”顧佩華回答得很直率。
      

    ?

    或許,顧佩華也感到了一些改革先行的苦惱。他說,有個事你們媒體要幫著呼吁一下:我們的本科教育要求提高后,會有些學生畢不了業。“這些以前打著游戲都能畢業的孩子,現在努力了卻可能因要求提高拿不到畢業證,讓人于心不忍,但我們又不能降格以求,所以教育部門能否出臺些規定,讓這些孩子能夠轉到其他學校如專科院校去學習,給他們一個完成學業的機會?這對個人和社會都有益。”
      

    ?

    這次的廣以合作,也有行政部門曾建議將新學院設在廣州、深圳等發達地區,因為“汕頭經濟不那么發達,財政能否支撐令人擔心”。
      

    ?

    顧佩華坦言,在這個問題上應該感謝李嘉誠基金會和廣東省朱小丹省長的遠見與支持。“其實一所建立在粵東的理工學院,恰恰是平衡地區發展的活棋所在。這是一筆戰略投入,未來將成為拉動地方創新發展的知識引擎。”
      

    ?

    值得提醒的是,盡管新學院攜帶著深厚的創新基因,而且還會建立創新中心來承接產品和項目轉移孵化,但若是只在意“掙快錢”、“出政績”的話,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很難收到“立竿見影”之效,它畢竟是一所理工學院,而非“項目超市”,不能寄望一兩年創新成果就紛至沓來,而是要像汕大那樣耐得住寂寞,持久地滲透——因為激動人心的創新,只有在持續的環境系統支持下,才能厚積薄發。□
      

    ?

    文章鏈接:http://page.palmtrends.com/show.php?id=l3SsPzptPzM74

    ?

    ?

    ?

    ?

    ?

     
    宅男福利导航